神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神兵图谱 > 14、失传已久的铸兵之术,借兵(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14、失传已久的铸兵之术,借兵(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殷玉珠说完,微微昂着头,一副你们快点求我的样子。

    一息,两息,三息……

    议事大厅内,一片安静。

    殷玉珠并没有等到她想象中的场面。

    周恕、蒙白、王牧等人,都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好了,戏看完了,大家都散了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周恕挥挥手,当先走出了议事大厅。

    “唉——”

    殷玉珠急了。

    “你们不是要找那地图上的地方吗?我知道啊!”

    殷玉珠叫道,“我可以带你们去啊,这地方,神神秘秘的还有地图,一看就藏了不少好东西啊,你们难道不想发财吗?”

    蒙白、唐成师,白千乘等人,没有一个人停下脚步,全都神色淡然地向外走去。

    连王牧都揪着王信的耳朵向外走去,这个孙子想要长歪,得趁早纠正过来。

    片刻之后,议事大厅内,已经只剩下殷玉珠一个人。

    殷玉珠忽然发现,竟然没有人看管她了,她自由了?

    但是她内心里,没有一点高兴的感觉。

    “该死,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们就没有一点好奇心吗?”

    殷玉珠又气又怒,狠狠地跺了跺脚。

    “哼,我就不信,你们会不动心!”

    殷玉珠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句。

    然后她就把手里那绘制在白布上的地图往议事大厅的桌子上一丢,背着手,一副视差领地的样子,摇摇晃晃地沿着通道向前走去。

    在离开议事大厅有一段距离的另外一间石室内,周恕、蒙白、唐成师、白千乘等人重新聚在了一起。

    除了教训孙子的王牧不在,刚刚在议事大厅里的人,全都到了。

    而且这一次,萧江河带着罪军,亲自在门外看守,绝对不会再发生之前那种被人闯进来的事情了。

    原本这华夏阁妖界分阁之内,原本是不需要如此戒备的,毕竟从十国演武战场到妖界,如今十国联军之中,基本上所有人都是信得过的。

    要不是营地内多了一个殷玉珠,他们完全不需要如此戒备。

    “大家怎么看?”

    周恕开门见山地问道。

    “丹山赤水天应该是真的,但是这地图是真是假,可就不一定了。”

    李成良沉吟道。

    连他这种技术人员都看出来殷玉珠有问题了,更不用说蒙白、白千乘这些老道的将军了。

    那丹山赤水天的铜牌,现在来看,十有八九是那殷玉珠故意让他们得到的。

    “我觉得,那地方不能去,殷玉珠,不可信。”

    白千乘道。

    众人都是点点头。

    虽然说大家都很想找到丹山赤水天,想找到天机阁,想借道返回十国大陆。

    但是现在情况很明显,这地图,未必就是通往丹山赤水天的地图。

    他们现在,可没有冒险的资格。

    “很好,那大家的观点就达成一致了。”

    周恕拍拍手,说道,“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翻篇了。”

    “现在我们再说说,殷玉珠,应该如何处置?”

    周恕继续说道。

    他刻意弄出这个议事制度,就是不想让这里变成他的一言堂。

    虽然说什么事情都他一个人说了算很爽,但是对整个营地的发展,未必是一件好事。

    “王爷。”

    蒙白沉吟道,“殷玉珠虽然有些问题,但她的血脉——”

    殷玉珠身上的血脉是经过殷无忧秘法测试的,从这方面来看,她确确实实是殷家血脉。

    “而且她虽然有秘密,但并没有直接威胁营地的安全,我觉得直接杀了,有些不妥。”

    “我也是这么觉得。”

    曹辰阳点头道,“一个人族,能在妖界存活这么久,不容易。她或许有秘密,但谁身上没有秘密呢?只要她没有威胁到营地,我觉得可以暂时留下她,查清楚她的真正用意是什么。”

    曹辰阳曾经在妖界卧底十年,那十年,他过得可是暗无天日,他太清楚在妖界生存的难度了。

    所以他对殷玉珠,抱着一种恻隐之心。

    “留下她也无所谓。”

    白千乘开口说道,“一个武道一品而已,在这里,她也翻不了天去。”

    白千乘的话,让曹辰阳和蒙白等人,都是翻了一个白眼。

    一个武道一品,而已?

    你倒是口气不小!

    要是没有王爷在,你试试看还敢不敢这么说话?

    要不是有王爷这个定海神针,一个武道一品,就能让整个营地天翻地覆好吧。

    “那就先留着她。”

    周恕点头说道,“大家还有什么事要讨论的吗?没有的话就散会吧。”

    ……

    华夏阁十国演武分阁的一处地方,殷无忧瞪着大眼睛,直勾勾看着殷玉珠。

    “祖奶奶,你看我像不像一个傻瓜?”

    她指着自己的鼻子道。

    “乖孙女,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

    殷玉珠脸上带着怒意道。

    殷无忧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傻瓜,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才不可能随随便便跟你离开这里,去找什么密藏。”

    “你都喊我祖奶奶了,我还能害你不成?”

    殷玉珠道,“乖孙女,我跟你讲,那里可是上古密地,不知道藏了多少好东西呢。”

    “你男人不是铸兵师吗?那里可是藏着上古铸兵秘术,对他来说,绝对是大有好处的,你就算不替自己着想,也得替他想想,对不对?”

    殷玉珠继续蛊惑道。

    殷无忧只是摇头,“祖奶奶,你还是省省吧,不管你怎么说,我是绝对不会跟你随便出去的。”

    殷玉珠又是忽悠了半晌,殷无忧咬死了绝对不会跟她出去。

    这让殷玉珠满心无奈,她实在想不明白,这个不知道多少代的孙女,看着不像这么坚定有魄力的样子啊。

    为什么就说不动她呢?

    唉声叹气地离开殷无忧的住处,她走了没多远,就碰到了陆文霜。

    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殷玉珠正想忽悠陆文霜,结果还没开口,一道剑光就已经迎面斩来。

    吓了殷玉珠一大跳。

    她一跃数丈躲避开来,“你干什么!”

    “敢废话,我一剑斩了你!”

    陆文霜面无表情,冷冷地说道。

    殷玉珠:“我……”

    这一个个的,怎么都是这臭德行?真当祖奶奶我好欺负吗?

    要不是——

    殷玉珠瞪大眼睛,目光落在陆文霜腰间的长剑之上。

    “斩我?就凭一把黄品兵器?”

    殷玉珠不屑地说道,“瞧见没,天品!”

    她拍了拍自己腰间的短剑,“你修为不如我,兵器也不如我,凭什么斩我?”

    “要不是祖奶奶我不想跟你们这些小辈计较,你们以为你们会是我的对手?”

    “你试试?”

    陆文霜一脸战意,身上剑气冲天。

    殷玉珠翻了个白眼,这些人,是正经人吗?

    一个两个的,怎么都不按常理出牌呢?

    “我不喜欢欺负小辈。”

    殷玉珠傲娇地说了一句,转身就走。

    陆文霜有些遗憾地把渊虹剑收回鞘内,她还真想跟这个据说活了上千年的老女人打一场。

    可惜了,老女人年纪挺大,胆子却只有一点点——

    要是殷玉珠知道陆文霜心里怎么想,她一定会转头跟陆文霜斗个你死我活!

    但是殷玉珠没有读心术,她当然不会知道陆文霜在想什么,她在溶洞里溜溜达达,也不知道是被人忘了还是怎么的。

    竟然真的没有人再来管制她的行动。

    这让殷玉珠感觉自由的同时,又觉得有些无趣。

    尤其是她路上遇到的每一个士兵,不管她说什么,对方都是不理不睬。

    好几次,她都快忍不住真的要动用一些手段了。

    可是想想,那样也太无趣了。

    她越挫越勇,反倒更加有斗志了。

    她还就不信了,这些人,意志能这么坚定,竟然能不受诱惑!

    接下来几天,她不断地在溶洞里溜达,除了库房等几个紧要的地方,周恕等人,真的没有再软禁她。

    不过她蛊惑众人的计划,也遇到了莫大的挫折,连那个她最有把握蛊惑的王信,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其他的人,见了她都是一副避之唯恐不及的样子,她连多说几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虽然连连受挫,殷玉珠反倒是来了劲头,她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溶洞里到处溜达,不管是遇到谁,她都要上前说两句,也不管别人搭理不搭理她。

    周恕这几天其实也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她,对殷玉珠,他从来就没有相信过。

    他还想着,一旦这个女人敢用媚术诱惑十国联军中任何一个人,他就能找到理由出手废了她。

    但是虽然她不断受挫,但是自始至终,她从来就没有施展过媚术。

    其实那天在议事大厅,殷玉珠也并没有施展什么媚术,只不过她媚骨天成,平时她刻意收敛还好,一旦她不收敛了,那股魅惑之力,还真没有几个男人能顶得住。

    殷玉珠的谨慎,让周恕一直没有找到动手的借口,到后来,他也懒得继续盯着殷玉珠,只是安排了萧江河他们稍加注意。

    至于周恕自己,则是重新回到了铸造房内,每日和几个铸兵大匠一起研讨铸兵之术,如果不考虑他们这是身处敌后根据地,这样的日子,倒也轻松舒心。

    这一日,周恕正准备尝试一种刚刚与几个铸兵大匠讨论出来的铸兵手法,忽然看到殷玉珠的脑袋,从铸造房的门口探了进来。

    他的脸色顿时一黑。

    虽然说在这华夏阁妖界分阁之内,铸造房不算什么机密场所,但是就这么被殷玉珠进来了,竟然连一点动静都没有,史松涛最近有些懈怠了啊。

    “别赶我,我不是来捣乱的!”

    还没等周恕开口说话,殷玉珠已经举起手,开口说道。

    “我是有重要的情报要向你禀报。”

    周恕冷哼一声,“你有三句话的时间,三句话把事情说清楚,否则滚蛋。”

    周恕对殷玉珠可没有什么好脾气。

    长得再好看,也改变不了她身上有大问题的本质。

    留着她没杀,已经是周恕仁慈了。

    “好,三句就三句。”

    殷玉珠撅着嘴道。

    “第一句。”

    周恕冷声道。

    殷玉珠一愣,眼睛瞪得溜圆,她张张嘴,却想到周恕刚刚说的三句话,气得她呦。

    “我要再跟你做个交易!”

    殷玉珠说道。

    “第二句。”

    周恕竖起两根手指头。

    “我用曲水流声铸兵之法,跟你换一千百战穿甲兵一用!”

    殷玉珠气鼓鼓地开口说道。

    “曲水流声铸兵之法?”

    周恕皱眉道。

    “可是那传说之中,可用流水感知兵器内部构造,借水声来点星定路的曲水流声之法?”

    铸兵大匠李成良有些激动地开口说道。

    “随你有点见识。”

    殷玉珠傲然道。

    “王爷,这曲水流声之法,是一种早已失传的铸兵之术。”

    李成良开口解释道,“据传精通此法之人,只需要将兵器坯子放入流水之中,就能对兵器的构造了然于心,轻松完成点星定路。”

    李成良脸色发红,有些激动。

    并不是每个铸兵师都是周恕,对李成良他们来说,想要完成点星定路,那得花费大量时间去测算推断,必须得对铸造兵器的材料和流程十分熟悉。

    就算这样,能够点对星位的概率,也并没有那么高。

    而这曲水流声之法,和某些以音律来定星位的方法类似,不过准确率,是这一流派里面最高的。

    李成良很想开口让周恕答应下来,这可是传说中的铸兵之术啊,要是能学到——

    不过李成良也知道,这件事的决定权,在周恕手里,他连建议的权力都没有。

    “你倒是好大的口气。”

    周恕冷哼道,“你可知道一千百战穿甲兵意味着什么?”

    这殷玉珠,摸到的情况还不少,竟然连百战穿甲兵的名字都知道了。

    这些士兵,还得继续操练起来啊,这点试探就经受不住!

    被当做磨刀石的殷玉珠完全没有自觉,她开口说道,“废话,不知道我要他们来干什么?你放心,我只是借他们用一用,完事以后还会还给你的,算起来,你绝对是赚大了。”

    “你先说说看,你借兵,想要干什么?”

    周恕不置可否,“如果是对付妖兽大军,那就免开尊口。”
新书推荐: 重生七七俏媳妇 震惊:我写的盗墓小说竟然是真的 斗罗:从一颗小草开始征服女神 影后和大总裁官宣了 绝世废材狠翻天 网游之第七纪元 前妻有孕:渣总,我们不约 闪婚新爱:季少的心尖宠 君王从此不早朝 春闺记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