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女官锦衣卫 > 第九章 以示警告

第九章 以示警告

    上官府邸

    梦颜汐住在上官府的侧院,侧院只有两间房屋,分别住着她们主仆二人,虽不大,但院内的环境让人十分惬意,院中一座青石假山,绿草环绕,矗立在池沼上方,池沼的边沿很少砌成齐整的石岸,总是高低屈曲任其自然。还在那儿布置几块玲珑的石头,种满了花草,池沼里养着金鱼或各色鲤鱼,夏秋季节荷花垂莲开放时,如同“鱼戏莲叶间”,犹如一副赏心悦目的的画,身旁则是两颗桃树,一到每年三、四月桃花盛开时,院内桃香扑鼻,花瓣洒落四处,这时若闲坐庭院,喝着酝酿好的桃花酒,欣赏着院内景色,甚是怡然自得。

    傍晚,皓月当空,星罗云布,梦颜汐梳洗了一番后,着一身淡绿青衣,发丝高高挽起,躺在雕花细目的睡塌上,露出白皙的双腿微微蜷缩,眉头微蹙,紧咬着嘴唇,额头渗出淡淡汗珠,不忍看自己的伤口,便朝窗外望去。

    “小姐,你忍着点,你瞧这伤口都化脓了,若再不管,耽搁下去,今后怕是要落病”。

    青鸾拿着药酒,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她的伤口,看着她腿上的伤口,有气又心疼的说道:

    “真不知道陆大人的心是什么做的?心硬到这个分上,还好小姐你这次有惊无险,若有什么闪失,上官大人定不会饶了他”。

    “桃花真好看……”。

    梦颜汐似乎忘了刚才的疼痛,而是沉浸在院内的景色中,莞尔一笑。

    “小姐,你还有心情赏花,我要是你现在早都满腹委屈”。青鸾边说边将梦颜汐的双腿用棉布包扎好,起身又端了一碗汤药,双手递给她。

    “小姐,药还未凉,快趁热喝了”。

    梦颜汐转过身,端起药碗一饮而下,冲青鸾宽慰的说道。

    “你呀,就别埋怨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在这儿吗?放心我没事”。

    “小姐,你真心大,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呢?”。青鸾轻叹了一口气。

    这时屋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她的声音又尖又脆。

    “咚、咚、咚……景轩,你睡了吗?”。

    梦颜汐立即从睡塌上端坐了起来,拿起身旁的衣服塔在腿上,便对青鸾说道:

    “快去,开门”。

    青鸾走到门口,瞧了瞧梦颜汐的仪态,便推开门,向后退了几步,福了福身,恭敬的说道:

    “夫人,您里面请。”

    这位穿着华贵的妇人,名叫刘熙芝,嫁入夫家后,便唤上官刘氏,为上官云霄的母亲,也是梦颜汐的舅妈,她长着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性格嚣张跋扈,贪慕虚荣,人前人后两张嘴脸,家中下人极为怕她,即便年迈的外祖母她都被她时常顶撞,多次与她闹的不可开交,平时沉默寡言的舅舅也对她无可奈可,只好带外祖母游山玩水,以便在家闹心。

    上官氏扭动着身姿走到梦颜汐面前,一脸心疼的摸着她的脸。

    “哎呦,瞧瞧这俊俏的小脸,怎么青一块紫一块的,幸好没有毁容,不然今后娶媳妇都难了”。

    梦颜汐挠了挠头,露出不自然的表情,青鸾立即搬起凳子放到上官氏的身后。

    “夫人,您快坐,我去给您沏茶”。青鸾说完便向门口跑去。

    上官氏坐下后,清了清嗓子,似笑非笑的说道:

    “景轩,你表哥伴驾去了济南,而你舅舅和外祖母也不在家中,上官府的重担便落在我一个人身上,若对你照顾不佳,你也要体谅舅妈的不易”。

    梦颜汐点了点头,上官氏继续说道:

    “你现在在镇抚司当差,偶尔受点伤也在所难免,舅妈也甚是心疼,不过还要保护好自己,若经常如此,哪日你表哥他们回来,以为是我这个当舅妈的对你疏松照顾,所以呢,以后受了伤,就自个在外面处理好,别让他们看见,你也是个懂事的孩子,莫让别人为你操心,毕竟也不知你要在这住多久,还是不要让大家为你担心”。

    上官氏的这一席话,明白人都能听出她的用意,是提前给梦颜汐打一个警告,既然借住于此,就要谨言慎行,勿添乱。

    “舅妈说的在理,景轩记住了,不会给大家添乱”。梦颜汐挤出一抹笑说道。

    “嗯,那你早点歇息,舅妈走了……”。

    上官氏对梦颜汐的答复甚是满意,毕竟这也是她此前来的目的,便起身朝房间四处望了望,见房间如初,则安心离去。

    青鸾端着茶水走了进来,见坐在睡塌上的梦颜汐脸色难看,急忙问道:

    “小姐,你怎么了?夫人对你说什么了?”。

    “没事,青鸾,我这个腿大概什么身后能好呢?”。梦颜汐摇了摇头,望着自己的腿。

    “这起码得好几日才能恢复,小姐你现在要安心养病,不易多走”。青鸾嘱咐道。

    “我没那么娇贵,你再给我多上点药,估计明日就好了”。

    梦颜汐说完倒头就睡,紧闭双眼,此时她的内心万般不是滋味,虽然上官氏说话直白,但也是事实。上官云霄又接她来京城,又是给她安排差事,还给她腾出这么好的一座小院,她应该心存感激,不该嫌上官氏说话苛刻。

    青鸾见梦颜汐已睡下,便拿起从家中带来的金疮药,解开她腿上的棉布,将药粉轻轻撒在伤口,又用针小心翼翼的挑去脚底磨出的水泡,就这样细心照顾了她一整夜。

    清晨

    梦颜汐被院内的鸟叫声所吵醒,揉了揉眼睛,从塌上坐了起来,伸着懒腰。

    “小姐,你醒了?”。青鸾端着木盆从门口走了进来。

    “昨夜睡的真香,解乏了好几日的乏气”。

    “嗯?我发觉我的腿真好了?不是那么疼了”。梦颜汐活动着双腿,确实好了许多,惊讶的说道。

    “那可不,若没有我,估计你今日还是走不了路”。

    “是是是,多亏有你”。

    青鸾笑而不语,将帕子地给她。

    “小姐,快洗洗吧,我给你熬了粥,吃完再去镇抚司”。

    “好……”。

    梦颜汐漱洗后,随意的扒拉了几口粥,朝门口神采奕奕的走去。

    街上

    “梦景轩……”

    梦颜汐疑惑的张望四周,不知从哪传来的声音,在喊她。

    “梦景轩,看这边……”。

    梦颜汐抬眼看去,见一男子正嬉皮笑脸的站在二楼窗边,怀里依偎着一位衣衫不整的女人,妩媚的贴在他胸前,极为不雅。

    “花子墨?”。
新书推荐: 阅世道典 无敌从铠甲勇士开始 爆笑随便侠 剥削好莱坞1980 玄幻:我能提取万物基因 万维旅途 头七 全民宗主:我的僵尸有点强 巫师加载了惊悚游戏 参加节目的我被认为是SSS级逃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