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

    三分钟,是亚瑟给自己定下的救援盖伊时限。与艾露丝分开后,亚瑟利用希伯来戒的定位元素力的能力追寻到了盖伊的所在,在发现盖伊已经被不知来历的部队捕获后而且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后,亚瑟决定寻找机会一鼓作气将盖伊救下。

    隐藏在夹杂着杂物的积雪中,亚瑟观察着眼前这支部队的动向,曾经在去精灵之森的过程中,布其林顿教过他很多次如何利用地形以少对多,其中最主要的部分在于对战场的分割,就像现在,想要最小损失救下盖伊,亚瑟必须要对眼前的情况做出分析,十七人的队伍,有十五人骑在矮马上,两人在最前方,脱离了队伍,这两人应该属于领导层面,他们的位置离盖伊很远,基本可以忽略不计,最麻烦的就是在队伍侧翼负责警戒的四人,他们四人相辅相成,齐头并进带着防风煤油灯行在队伍两侧,在这种漆黑的夜晚,一抹小小的火光可以传达很远的距离。

    现在,就是两人之间小配合的问题了,亚瑟小时候就见识过官方组织背靠背针对巫师的战术,两人战术对于绝大多数巫师来说都不是能够轻松拿下的组合。但是对于这支部队来说,他们获得种子的过程太轻松了,这让这些平时只是作为辅助部队的第十二侦察队队员心理准备根本没有到位,除了一直担心有危险的副官杰诺外,大多数人都保持着轻松返程的状态。

    这样的情况正好是亚瑟动手的好时机。

    慢慢匍匐在雪地里跟着部队前进,在风雪里,矮马慢行速度实在没有太快,这让亚瑟能够勉强跟上部队的行进节奏。亚瑟寻找着一个好的契机突进入队伍,却发现一直四处寻找着什么的盖伊回头注意到了自己,然后就更加夸张的寻找着另一个人的踪迹,身为巫师,在黑暗里的能见度是远超于普通人的,就像是夜视一般,身体素质的提升和元素化是成为巫师最直观的表现。

    这个笨蛋,在找艾露丝吗?亚瑟念叨了一句,突觉鼻腔里有股热热的液体流下,伸手一抹,勃勃血痕出现在手指上。亚瑟奇怪的注视着自己流出的鼻血,成长过程中,他很少会觉得自己的身体过载的情况,特别是成为巫师后,自己就连生病都很少,这样突然流下鼻血让亚瑟警觉。在被巨熊拍击打碎身体后,亚瑟就开始感觉有股温热的力量从希伯来戒传导到自己身体里,随后自己的身体状态不仅变好,而且还有超越极限的意思,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的亚瑟只能尽量去做自己能做到的事。

    抹去不断流下的温热鼻血,亚瑟重新专注到救援活动中,亚瑟大致扫了扫仍没有大变化的前进部队,只有领头两人中一人在吩咐了些什么事后向盖伊所在位置走去。必须要给盖伊一个信号,能留给对方反应的时间只有三分钟,三分钟之后对方部队肯定已经做出了反应,亚瑟也将再无从这支不知名部队手里救援盖伊的机会。

    来吧,亚瑟喃喃自语,双手同时向后展开,他打算利用七重音阶的反冲力快速拉近自己与部队的距离。

    一声雷鸣响过,亚瑟瞬间出现在了队伍的右侧,一时的惯性就连他自己都没有习惯,只是借用冲力撞开了右侧两名全副武装人员,同时在部队没有过来的瞬间抓住了一名队员提至半空,伸出手指一发贯穿性极强的指电枪射穿了他的脑袋,在盖伊惊诧的目光中,亚瑟和盖伊身前的副官杰诺同时反应,杰诺将身侧士兵手中的填弹火铳枪抢过,没有瞄准的时间就开枪射向亚瑟,亚瑟原本第二目标就是之前伤害盖伊的杰诺,却没想到武器挂在所骑矮马侧袋中的杰诺第一时间拖住了想用雷霆之势解救盖伊的亚瑟。

    亚瑟紧急趴倒在地,受过猎巫人子弹威胁的亚瑟对枪响已经有了心里阴影,现在身体状态不好的他对于子弹能造成的杀伤他也没有数。队伍前端的士兵看到战友惨死,只是来得及大声呼唤敌袭,在举枪的同时,一发雷鸣般的音爆响彻雪地中,集中在一起背靠背的士兵来不及反应被震向四处,亚瑟看着杰诺的方向,反手挥向身后,右手戒指黯淡的光芒亮后彻底无光,亚瑟一口黑血吐在地上,只能用手肘撑在雪地里保持自己的清醒,同时利用雪雾躲藏自己的头部位置,避免致命伤。

    糟了,怎么回事...亚瑟不断口吐黑血,还带有一些碎肉,那是他被强行修复的器官,之前被巨熊拍击摧毁的伤势重新出现在亚瑟身上。“亚瑟!”盖伊大喊一声,却无法挣开缠绕他的麻绳,只能眼眶发红的看着来救自己的亚瑟被不断逼近的士兵装弹射击,血肉横飞,亚瑟的背部已经被普通的铁弹打出了森森白骨,甚至能清楚的看到亚瑟破碎大量出血的胃部,如果不是巫师那如怪物一般的身体,亚瑟就连一刻也无法继续存活。斯卡诺慢慢骑着马靠近

    不能啊,我的身体,再坚持两分半钟,盖伊,会死的...亚瑟视线模糊,却仍想再度爬起,杰诺注意到了亚瑟的不对劲,一向沉稳的他当即指挥包围过来的八名战友打算一同朝亚瑟头部射击,恰时,不远处一个黑影出现,向队伍冲刺的同时,向左侧士兵开枪射击,一人之势竟冲出了一支部队的声势。

    “亚瑟!站起来!”嘶哑的女声高喊着,盖伊向来源处望去,手持两把连射式火铳的捷琳出现在部队侧翼,以一人之力让十二名士兵同时在雪地里寻找掩体,并让士兵手举的煤油灯掉落在地,光源一下熄灭了不少,众多士兵中只有斯卡诺和杰诺同时举枪还击,所幸的是因为光线不好,捷琳向侧翼翻滚便躲开了大量的子弹。“捷琳,小心!”盖伊猛然撞向离自己最近的杰诺,让杰诺失去平衡,手中正在填弹的火铳枪掉落在地,杰诺反手一掌打在了盖伊脸上,还在恢复元素力和身体的盖伊被打翻在地。

    捷琳用滑步从雪地里靠近,总共有四把连发式火铳枪的她硬生生抗住了两发射中她腹部和胸口的铁弹将枪口调转瞄准了盖伊所在的位置,杰诺被流弹射中右臂,就地靠在被捷琳射杀的矮马尸体后,以此当作掩体,寻找下一次机会。斯卡诺也暂时躲避到一处稍低的斜坡后,默默装弹,一时之间,整个战场只有将四把火铳枪的铁弹宣泄完的捷琳尚有动静,两分钟后,风雪再次掩盖了所有声息。

    等到其中一位伤势较轻的士兵收到斯卡诺的命令,从自己的掩体后看向了战场中,除了渐渐被雪埋住的煤油灯,捷琳,盖伊和重伤倒地的亚瑟都已消失不见。

    被七重音阶和铁弹击伤士兵渐渐从各个掩体后走出,右臂负伤的杰诺一拳砸在地上,大声怒骂着突然出现的捷琳,如果不是捷琳突然出现,他们本可以留下因为不知名原因受重伤的亚瑟和盖伊两个巫师!这可是何等的荣耀!斯卡诺让手下清点损失的矮马和物资,自己则来到了不断抱怨自己无能的杰诺身后。

    ”我的副官,不用过多的抱怨,战场从来都是瞬息变化的,不要忘记我们本来的使命。“看见杰诺视线看向自己,毫发无伤的斯卡诺从自己怀里掏出了那个装有蕴含希望种子的木盒,”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现在先回去处理荒野派的事,这里的巫师,就交给布莱顿城的组织处理好了。“

    杰诺看着渐渐带着笑意离开的斯卡诺,又看了看身边因为伤势过重而倒下的队友和那具被亚瑟快速击杀的士兵尸体,眼神里对淡然的斯卡诺带上了一层怒意。
新书推荐: 剑神从签到开始 末世之宠物领主 一路高升 阅世道典 无敌从铠甲勇士开始 爆笑随便侠 剥削好莱坞1980 玄幻:我能提取万物基因 万维旅途 头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