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破戒

    见到高月明后,于柏青脸上依然是挂着一如既往的笑容。几句寒暄后,于柏青便给高月明讲明了目前的状况。总的来说就四个字--形势严峻。

    造成这种局面的因素除了日军不分昼夜的强攻外,还有士兵们自身的恐惧。毕竟连续作战了这么多天,人员疲惫又物资匮乏,粗略一算,也差不多到极限了。

    我此时是无心去管那么多的,一到阵地我就四处询问六官的情况,被问的人几乎说的是一样的:“没听说过这个人。”

    “别问了,他不在这。”高月明注意到了我。“重伤的兵运气好的一般都会抬到城南门等死,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我一脸不屑的看着他,内心十分不愿意接他的话。

    “为了方便跑的时候顺便送他们一程。”

    “他就是断了个手,只要止住血,治疗一下就会没事的。我亲眼看见的,没你说的那么惨。”

    “呵呵,年轻人,你觉得这个地方有条件让你治疗一下吗?”

    “大胖照顾他呢,他会包扎,六官没事的。”

    高月明看了我一眼,朝身后喊了一声:“卢大胖!过来!”

    只见一个体态臃肿的人从一堆废墟旁里跑了过来,“你自己跟他解释吧,我还有事。”说完高月明就去布置人手了。

    我看着卢大胖的眼睛,问道:“人呢?”

    “哦,你说那个四眼仔啊?我和一伙人把他抬到城南门口处了。”

    听到这,我顿时火不打一处来,我猛地上前一把揪住大胖的衣领,恶狠狠的看着他。

    其实卢大胖身高比我高出半头,又比我壮太多,但面对我的蛮横的行为居然没有一丝反抗的意识。

    我使劲儿揪住他的衣领,随后又放下,并随手帮他薅了薅衣服。看的大胖也是一脸的不解。

    我的内心此时也是无比十分的矛盾,一方面我痛恨这种把生死的战友丢弃到一边的做法,另一方面如果我留下他又能为他做些什么呢?我们现在的处境,就算你整个胳臂都断了,也只能为你用破布条包着,没有医用的绷带,没有药品,甚至没有医生。

    “他还好吧?”我小声的问了一句,我不敢大声说话,生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但这些也都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他失血过多,昏过去好几次,一个小伙子从一家被炸塌的药铺里找到了一些中药,我们给他喝了就好多了。”

    “我知道了,我替他谢谢你了.......”我低下头小声的说道,尽量不让自己的怒火剥夺了自己的理智。

    我没有在理卢大胖,转身上了城墙,迎面看见了平时除了念经之外基本一句话不说的和尚,此时的他正在往民二四机枪里压子弹。

    我走到他旁边坐下,他看了我一眼,笑了一下就继续忙乎自己的。

    “你信天命吗?”我看着临近傍晚时的红黄色天空问道。

    “人各有命,命不在天。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

    “呵呵,这句倒像是某古装电视剧里老禅宗说的话,模棱两可。那我再问你一个敏感的问题吧,我一直想知道的,你身为一个和尚吧,哪个寺庙来着?你说过我忘了。”

    “灵隐寺。”和尚说道。

    “对对,灵隐寺。你们寺里边没有不许杀生这一条吗?倒不是我迷信啊,你可是来打仗的,你觉得杀人这种事,是佛祖让你来做的吗?”

    和尚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这不是杀生,是超度,我之前待的寺庙已经没有活人了。日本人快打过来时,主持曾对我们说:明哲保身,不与世争,天下之大皆庙宇。要我们逃跑,很多人都没走。但我走了,我在路上看到了寺院的火光,知道他们凶多吉少。我没有回头,一路向北走,快饿死的时候遇到我们现在的连长,他给了我一口水,一口吃的,问我:想回家吗?我说:我想。他指了指身后的一挺重机枪说:这是钥匙。”说着和尚摸了摸手里民24,然后继续对我说道。

    “佛祖从来都只说人心向善,却不说如何做才是善,帮助人是善,杀了人是恶,那帮助人杀人是善还是恶?人世间本来就善恶不清,做自己该做的,不要被规矩蒙蔽了双眼,这是我悟得的道。”

    突然,和尚又扭脸露出了一个标准的微笑,说道:“你自己的心病,你自己的道得自己悟才行。”说完就拍了拍我的脑袋,像大人教育小孩儿那样,弄得我一阵炸毛。

    虽然和尚看起来是比我老,但从高月明那里打听来的消息,他顶多也就20来岁,莫非这真的是心理年龄的不同?

    不过话说回来,被和尚这么一点拨,心情顿时也开阔了不少。整天成事也是天命,败事也是天命,我要是佛祖本人,整天面对都是一堆琐事,也会烦得要死的懒得管的。

    夜晚时分,高月明又安排了一拨人准备进城“抓老鼠”。这次没有像上次那样全员分组分开了,而是都在一起行动,理由也很简单,没那么多人可以用了。

    这次是李登拉带头行动,人员就十来个,包括我,雷震,二毛,郝老四等人,这次高月明也意外的没参与,倒不是他不想参与,主要是旁晚时分,团长李思温在城楼巡视,被不知从哪来的石头绊了一下,摔坏了腿,被抬到指挥部疗伤了,整个城东防线由一个姓陈的副团指挥。军心极度不稳,特别需要宪兵队坐阵,以防逃兵。

    没办法,只好让别人代替他了,所有人都会认为是我来带队的,但是并没有,原因我自己心里也明白,李登拉据了解,他曾经是东北军某团的连长,人死光了就被撤了职,说到这一点儿,雷震就特比不服气:“他还连长了,那老子就是师长了。”

    我们这伙人在李登拉的带领下,徒步向城西街道出发,因为根据昨天晚上的战斗分布来看,大多数交火的地点都在城西那部分,也就说敌人已经大致推断出军部的所在地了。

    为了保险起见,发挥人多力量大的特点,我提议去织布局防守就行,因为在乌黑的街道上来回走,吃黑枪的几率太高了。不如防守,只要军部首长没事,一切好交代。

    其余人并没有什么意见,大多数人都是文盲一个,因此他们也没什么主见。但之前也说了,雷震是个例外,虽然他也是个文盲。

    “你傻呀?这么怂干啥,我们把那伙人一个个翻出来,就跟掏鸟蛋一样,一个个都收拾了就行了呗,一天到晚守守守。你们这些人想想,从小日本从松花江进来,我们守的那个城保住了,全他妈丢了,还搁这儿守了。”雷震气愤的说道。

    “我说,雷爷,您瞅瞅咱这帮人,我们跟您不一样,您是铁打的,我们这小胳膊小腿的,挨一枪就得去城南门等死了。”对于这样脑子问题的人我本是不想理的,但又怕挨打,所以也只能先哄着。

    (本章完)
新书推荐: 剑神从签到开始 末世之宠物领主 一路高升 阅世道典 无敌从铠甲勇士开始 爆笑随便侠 剥削好莱坞1980 玄幻:我能提取万物基因 万维旅途 头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