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会面

    我们这一支追击队打到现在,排除阵亡的,受伤的,照顾伤员的,回去报信的,还有一些怂了不想走的,总共还剩下不到50个脑袋。和我们刚出发时的二百多人相比,气势全无,而继续追击的人也是备受煎熬。

    所幸的是,雨渐渐的小了,这在心理上也算是对我们的一种安慰了。

    “后面的快跟上。”高连长不停地督促小队前进。

    “顾哥?”

    “咋了?”我一旁的二毛拽了拽我的衣角说道。

    “你有吃的木有?俺可饥的慌。”

    “可饥的慌?忍忍吧,等会儿连座大人请你吃水煮东洋肉。”

    “顾哥你可就别逗了,俺都两年没粘着肉腥儿了。”

    “那我也没办法呀,要不你看我身上那块儿肥,咬一口试试?”我半开玩笑的说。

    “那不中,你可了瘦,咬也是啃骨头了,木有肉。”

    虽然现在天还没亮,但仅仅从声音判断,我就知道二毛现在的身体状况很糟糕,其实现在所有人的状况都不是很好,但我们却不能因此停下脚步,目的地近在咫尺,敌人也近在咫尺。我们的敌人很强,很残忍,也很狡猾,而我们可能是军部唯一的一支援军。

    高连长现在的想法很容易猜,他对那个姓傅的估计也没什么好感,但如果群龙无首,太原城沦陷也只是时间问题。他想靠着这点儿人,起码能给长官们争取一些转移的时间,这种大公无私的精神真是像极了国产抗战片里的各种神主角们,只是他似乎忘了还有我们这帮给他当绿叶的杂鱼们。

    我没有戳穿他,所谓杂鱼就是一帮随时等死的废物,活着浪费粮食,死了反而可以安息。都说一人功成万骨枯,我们是万骨,高连长也是。

    十几分钟后,我们赶到了城南织布局。

    “防空洞就在那栋楼后面。”

    “怎么办?冲过去?你知道口令吗?”我问道。

    “知道有什么用,都过了3个小时了,口令早换了。”

    “那冲进去不就是挨枪子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被友军打死是不给抚恤金的吧。”

    “记你个头啊,你才来多长时间啊?”高连长一语点破我。

    “猜的,猜的。”

    “哎,要不我向上级反映反映,让你做个副官怎么样?”高连长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个时候?”

    “不是,我主要看你挺聪明的,打仗党国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像你这样的至少混的不比我好?”高连长表面一副轻松的样子,但我注意到了他的右手一直在抖。

    “如果我们都还活着的话。”我不再看他。

    “郝老四,带一个班的人去楼右侧掩护。李登拉是吧,带一队人原地掩护我们,剩余的跟我走。”

    郝老四,娘子关撤退时的杂鱼之一,原名郝长河,第十七师某团少尉排长,平时憨憨的那种,排长得职务和高连长也是顺延上来的,名副其实的老实人。

    李登拉我不是很了解,应该是二营整编进来的人,什么职务不知道,毕竟我们的衣服都已经烂的发黑了,什么军衔根本看不出来,就算能看出来衣服上也没有。

    国民党的杂牌部队除了团级以上的军官会配发像样的军服以外,营级以下的只能通过衣服的整洁度来判断,不过像我们连长这样的,被人认为是个下等兵也不奇怪。

    我们一行人快步摸到了织布局后面。

    “什么人!口令!”不巧的是哨兵随即就发现了我们。

    “别开枪,自己弟兄!”高连长大喊。

    但对方明显不管这一套,随手就朝我们开了一枪,什么也没打着,我们赶紧找掩体躲避。

    “这绝对是军部。”高连长扭头对我说。

    “乐什么呀?赶紧给那兄弟回话啊。”

    “大兄弟,额们是好人啊,不要开枪。”高连长用了一口怪怪的山西腔说着。

    “额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好人,不知道口令那就是敌人,这是额们军长说滴。”那边那位弟兄说的才是正经的山西话。

    “大兄弟,额和恁们军长是亲戚,恁们军长可说了,要是不打仗了,是要把闺女嫁给额当媳妇的,恁们要是把额打死了,小心军长把恁们都给枪毙了!”

    “我去,你这个便宜可占大喽,我要是军长,现在就枪毙你。”高连长的言论着实让我又对他刮目相看了一次。

    “闹什么,管用就行了。”

    那边一直没有什么动静,可能是他们再商量着什么,我很好奇探出一点儿头向哨兵方向望去,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那站着。

    “嗯?郝老四?”

    “啊?”高连长也是一脸茫然。慌忙探身望去,只见郝老四和一干人正把三四个哨兵往一边儿拖。

    “我去,什么情况?”我们走过去见到郝老四。

    郝老四对高连长敬了个礼,说:“我看这两个娃子在那儿,叽里咕噜的,怪烦的,就过来把他们敲晕了。”

    “呵呵,干的漂亮。”高连长没多说什么。

    “算了,我们还有正事要干,把掩护的那波人也叫过来,所有人守在外面,你跟我走。”高连长特意点了点我。

    “又是我,你不会真把我当副官了吧?”

    “废什么话,你又不吃亏。”

    说着我们两个下了防空洞。所谓的防空洞其实也是分很多通道和耳室的,比如,在兵工厂的防空洞,虽然比较小,但也有三个耳室,每个耳室最起码都能容纳300人。织布局的防空洞明显和兵工厂的不是一个级别,我们一下来就是一个大厅,周围有七八个通往耳室的通道,大厅内有几个卫兵和军官在这里。他们看一脸我们俩个的穿着,并没有理我们,可能是因为鬼子是不可能脏成这个样子的。

    高连长斗胆向一个军官问了一下傅军长的所在。

    “看看那个方向声音最大就去哪儿”一个军官头也不抬说着。

    果然我们右侧一个通道传来一阵阵的骂声。

    “奶奶的,都他娘是干饭的啊,城守不好,人他娘的也看不住?下次再遇到逃跑的直接都给我枪毙了!”

    我们俩个沿着通道径直向内走去,尽头处耳室内,五六个高级军官正站在一排听傅军长训话,高级军官很好认,衣服整洁的兼职一尘不染,而且都带白手套,不管怎样肯定比高连长高五六个级别。

    傅军长此时似乎正在气头上,但依然注意了洞口的我们俩。

    “谁让你们进来的!”他大声的呵斥道。

    “启..启禀军座,下..下官有要事禀报。”高连长结巴的说道。

    (本章完)
新书推荐: 阅世道典 无敌从铠甲勇士开始 爆笑随便侠 剥削好莱坞1980 玄幻:我能提取万物基因 万维旅途 头七 全民宗主:我的僵尸有点强 巫师加载了惊悚游戏 参加节目的我被认为是SSS级逃犯